PGSTARS4拉缇雪

✨PGSTARS4✨


- 远 离 人 群 保 持 清 醒 -


背景来自画绑@E耀东

Q:表白劳斯,啊,好多文都好棒。问劳斯一下,开学后会咕咕吗

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存点文,每周定时发出💦💦💦

【嘉金】陪你看沿途风景

谢谢阿烟呜呜呜呜呜呜呜😭😭👏🏻👏🏻👏🏻

归烟:

@PGSTARS4拉缇雪 是万粉贺文,我来晚力💦雪哥是我入圈初心👍








——




很少有人知道,金是个写手,还是个快要退圈的写手。




——




现在是2020.04.08上午八点整,日光正好。




金看着最近被扒出来的一起恶劣的融梗事件,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因为这件事的受害者——正是金。




说不介意,那肯定是假的,自己辛辛苦苦写出来的文字被他人轻易取走,换了用词换了手法简简单单就变成了他人手里披着皮的原创,怎么可能不介意。




因为这是他热爱的,是他执着的,是他放不下的羁绊。




说介意,在心力交瘁之下却也没有那么愤恨,因为这种事情经历得多了,不知不觉开始疲惫,热情随着时间一点点消逝,就会想离开。




金看着屏幕上的调色盘,揉了揉眼睛,靠在了床背上,又将页面切换到了临时保存的文章里。




顶着鸡窝头,拿着手机,编辑好的退圈致歉文字就躺在屏幕上,手指距离屏幕不到一公分。




只要按下去,就结束了。




——




三年前的今天,是金第一次尝试将文章放到这个平台上的日子。一个萌新能有多大的期待,就算是信心满满也只敢想着「如果能收到几条评论,我就很开心啦!」,也像今天这般,犹豫不绝。只是不同于今日而言,还有踌躇满志。




发布了文章后,由于害怕自己失望,金悄悄地把手机放在枕头下,整整半天没有打开,实在是心痒难耐在吃饭的时候忍不住走到房间把手机拿出来,一边嗦面一边看。只有十几个小红点,虽然是意料之中的事但难免还是有些失望。




正准备退出,就收到好几条打赏轰炸。




夹面条的手顿住了,个十百,读者一次性给自己打赏了666,揉了揉眼睛,依旧是那个数字,还是不相信,金狠下心掐了自己一把。嘶——是真的。




正当金不知所措的时候,私信来了。




G:渣渣作者有后续吗?我给你打钱。




KING:啊💦不用打钱啦💦后续肯定有啦!




G:知道了。




今还没从惊吓中缓过神来,又收到好几条打赏信息。




KING:你在干嘛??!!!




G:打钱啊,你叫我不打我就不打,我不要面子的吗?




KING:???!!!!




G:这什么破软件啊,单次上限只有666。呸,渣渣软件。




KING:你停手啦不然就没有后续了!




G:你这什么破毛病?




KING:你这样打赏自己经济负担太重啦!有钱不如多给自己买点吃的!




G:哦,那没事了。我什么也没有,就只剩钱了。




KING:万恶的资本主义!😭




G:你这人果然傻,给你打钱你都不要。




KING:💦💦💦




KING:(。)




KING:我们扩个列吧,私信聊天好不方便。




G:5016076740




KING:我来嘞!👍




G:好蠢。




KING:咦?




G:别扯皮了,本来就渣还不快去码字。




一句吐槽憋在心里没发出去,金吐了吐舌头。




写得烂还给我打钱,这才有毛病。




但是天大地大,金主最大,吃完饭后金就抱着键盘坐在床上架着懒人桌噼里啪啦开始打字。




平心而论,金的文笔绝对能算是上流水准,但他心里不清楚,真就相信了那句“写得烂”。金搓搓手,活动活动关节,开始变身打字机。




金写的是同人作品,但他不随大流,基本上是写写自己想写的就够了,也没什么要求,只是想找到几个同好,陪自己一起嗑cp。




平台对萌新不怎么友好,基本上不写一写受众广的题材很难白手起家,但这平台又有个特点,只要收到的打赏多,就能给你多推广一些。




这也就导致了金的文章在嘉德罗斯的一顿操作下上了各大太太的首页。




和普通读者不一样,太太们的水平都很高,一眼就能看出金所构造出来的独特的氛围和治愈系的文笔。各种推荐一时间炸了起来,这也就导致了金的粉丝数直线上升。




不过当事人并不知情,他还在因为金主爸爸的催促而疯狂码字。




金码字用的是电脑,手机常年开静音所以基本不会被打扰。然而在码字页面旁边开着一个小窗,方便和这位叫G的土豪实时沟通。




KING:那个,你比较喜欢哪种剧情发展💦我看看能不能改。




G:不用,按你的想法来就好。




KING:谢谢爹!(轻轻跪下.jpg)




G:渣渣,快去码字!(咬牙切齿.jpg)




金刚送到嘴边的一口水差点没吞下去,原来这个人也会发表情包的吗?还以为是那种狂拽酷炫吊炸天的人,感觉有点可爱。




金收住了飘忽的思想,开始安安静静地构思接下来的内容。




什么样的场景重逢比较好呢?那一定是久别之后风尘仆仆却又来不及等候忙着去给对方一个拥抱吧。




金敲下最后一个字母,呼了口气,终于结束了。励志做人间打字机的他在三个小时之内码了一万个字出来,把故事后续写完了。




精修了好几遍,金揉揉双手,颤颤巍巍地点开了对话框。




KING:在嘛在嘛?




G:?




KING:我写好了。




G:这么快?你个渣渣急什么那么高频率的动作手不要了吗?




KING:咦?你是在关心我吗?




G:谁关心你,我只是在保护粮仓。




KING:💓




G:恶心死了,呸。




打开手机,找到软件,登录账号。




满屏的999+




金看了看账号信息,确认无误这是自己的账号,有些惊恐。




粉丝列表里多出来三位数的粉丝,还混有好几个官方认证的写手,这是什么人间惊吓?




KING:你是不是给我买粉了?!




G:没有啊。




G:给你买粉还不如直接给你打钱。




金看到这里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一句话。




你我本无缘,全靠你花钱。




G:可能是打赏得多了官方注意到你了。




KING:你以前打赏的写手也出现过这种状况吗?




G:我以前不打赏。




KING:(?)




愣了半天没挤出一句话来,金直接发了文章并艾特了G,附上“感谢金主爹(轻轻跪下.jpg)”




从此刻开始,金的写作生涯步入正轨。




——




大概过了一年的样子,金成功从底层小白摇身一变成为圈内知名太太,小粉丝数不胜数,蹲在评论里嗷嗷待哺。圈子里很乱,各种大大小小的事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金打一开始就没理会这些,心中有佛,与世无争。




倒是这一年里,金和嘉德罗斯的关系越来越好,虽然嘉某人并不承认。交换姓名,交换电话,交换游戏账号,语音连麦,视频电话,互相挂聊天记录,从萍水相逢到知根知底,金时常会想,自己大概花光了这辈子的运气才能遇到嘉德罗斯,毕竟自己一直都是非酋。




相遇一周年的时候,金开了个坑,并附上“和某个金色大菠萝认识一年啦!”这样的语句。结果当然是一个语音电话打过来,嘉德罗斯劈头盖脸就是一句“渣渣”,这小学生骂战持续了一个多小时,以至于挂断电话的时候金的脑子里只剩下“渣渣渣渣渣渣”




热评里




星月:你们还没在一起啊?




星月太太是也是圈内大佬,只不过不同的是,她还是圈内吃粮第一人,每次当金更新完毕她就开始在评论下探头,两百个字的评论信手拈来,气得嘉德罗斯每次都要和她battle谁用长评抢到第一。




星月那是实打实的评论,嘉德罗斯是发两百个字的“渣渣”,手速从嘉德罗斯2.0升级成为嘉德罗斯10.0版本,成功拿下评论首杀。




就因为这个,金还在三人讨论群里嘲讽他们两个是憨憨。




金被抄袭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笑笑就过去了,反观嘉德罗斯偷偷摸摸换小号,上去就跟人大战三百回合,骂人词汇不多,关键是那吊炸天的态度杀伤力太强,胜利后还要截个图发给金“渣渣作者只有我能欺负”




金都是挠挠头,发个“好好好,不过你下次别这么激动啦!”




这话当然没用,嘉德罗斯不仅不听还联合星月一起疯狂对线,这该死的胜负欲。




当然,金也没少被嘲讽是靠钱起家的。




这时候就靠星月披马甲各种明讽暗讽:可人家嘉德罗斯乐意,您酸什么呢?




2019.09.10




金v:那个,我开了一篇原创连载,同人可能会放一段落。




【啊太太别啊,我们还要吃粮呢!】




金看了一眼,自己从来没见过这个人,估计是白嫖怪吧,害,管他干什么呢?




G:你尽管开,我给你打钱。




KING:我都说了多少次了,别打钱啦!




G:那是你说的,关我什么事?




KING:你、💦人傻钱多




G:骂谁呢?渣渣作者




KING:我丢你个小饼干!




气急败坏之下金对着屏幕呸了一口,这倔驴脾气。




原创剧情大部分都是生活中的,轻松不失情调,没人知道,他有个小小的私心,他把和嘉德罗斯相遇以后的种种故事悄悄改动了一下,写进了文章里。




书的人气还可以,有好几家网站想要和金签约都被一一回绝,回答是觉得文笔不够熟练还想继续改进。




但只有金自己知道,不想签约是因为,那是他们的故事,是珍藏一辈子的诗,怎么能随随便便将版权交给他人。




风后面是风


天空上面是天空


道路前面还是道路


他们的故事也还在继续




——




金揉揉酸痛的眼睛,眼白上面布满了血丝,看着有些颓废,这次被抄袭的作品,是他唯一的牵挂。




金对自己和嘉德罗斯的故事太熟悉了,几乎一眼就能看出那位作者融梗的痕迹,拙劣还散发着恶臭。




打死不认账是那位作者的一贯作风,调色盘都出来了只有一句“清者自清”




这是金第一次生气,或许也是他最后一次生气。




手指终于还是点击了发送。




他问自己,是不是这些年的热爱,都不复存在了?




G:怎么了?我最近几天没看文。




KING:没什么,就是累了。




G:累了就休息吧,毕竟你那么菜。




金干裂的唇角扯出一个笑,这个笨蛋连关心别人都那么别扭。




G:以后写给我一个人也可以,我勉为其难接受你的文笔。




KING:你在想桃子。




其实我呀,早就为你写了故事。




KING:怎么样,面个基?




G:好啊。




早已见过对方的容貌,却依旧在奢求相互触碰的温暖。




——




凌晨五点,金赶往高铁站。




昨夜的列车刚刚到站,人流多而密集。




可金一眼就找到了那个人群中耀眼的人。




快步走向前,给了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




确实是风尘仆仆却又满心欢喜的。




嘉德罗斯扭过头,耳朵有些不自然的红:“果然是小孩子吗?这么幼稚。”




“幼稚的是你才对吧!”金对着嘉德罗斯的耳朵大声喊。




“你走开,我耳朵要聋了。”嘉德罗斯把他从身上扯下来。




“那么,我还有一句话想对你说。”




“你一点也不菜。”




“我也没后悔这三年一直陪着你,一直喜欢你。”




金踮了踮脚,似乎是有些害羞地看着地面:“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




“真是老套,我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你好了。”




回家的路途上,金硬拉着嘉德罗斯拍了一张合照,满屏的金色像是要溢出来那般充斥着他们整整三年的青春。




金把这张图发上了微博:“虽然我以后可能不会再写提笔了,但故事并不会因此而停止。”




“因为故事里的人,正在奔向更温暖的明天。”




—END—





































【all金】室友不好惹(二)

第二篇来了!!

PGSTARS4法苏团:

#和雪雪的联文!@PGSTARS4拉缇雪 






  金望着沙发周围坐着的一群懒懒散散时不时应付嘉德罗斯一两句嗯嗯哦哦的人有那么一瞬间希望时间回溯。


  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不要踏进这座豪宅,最好是远离嘉德罗斯,越远越好的那种。


  金甚至觉得这个人的脑子肯定不太正常,因为不会有人在一大早就凭借着房主的名义把公寓里的人全部拉起来开会。


  当然,被拉起来的人里没有格瑞,因为他去晨跑了。


  开会的内容是关于昨天嘉德罗斯同学在他面前说的留下来的条件。


  此刻嘉德罗斯本人精神得不得了,仿佛谈这件事情是他今天唯一的乐趣,然而反观一眼坐在观众席上的室友们,金理解到了一句话。


  有时候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很吵闹。


  金顶着一头鸡窝,旁边坐着见过几面,姿态极其豪放且满脸写着不耐烦的雷狮。


  此刻他正捧着手机玩消消乐,因为本人觉得再不分散下注意力他会忍不住把嘉德罗斯的头按到马桶里让他体会什么叫透心凉,心飞扬。


  雷狮的弟弟卡米尔捧着一本书仿佛隔绝了整个世界,完美诠释了鲁迅先生的那句老话。


  仿佛在认真听嘉德罗斯讲话的只有安迷修一个人,因为佩利睡得和死猪一样别说嘉德罗斯了,换雷狮上都不一定喊得起来。


  虽然安迷修这个人没有像雷狮同志那样摆着一张臭脸玩消消乐,但是金明显看到了这个人礼貌微笑底下透出的沧桑。


  安迷修想,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削嘉德罗斯一顿。


  他是公寓里唯一一个上班族,别称社畜。


  当他起床呼吸第一口新鲜空气的时候仍然觉得这个世界很美好,即使他的上司又让他加班,即使他的上司又强行塞了他一堆公务。


  安迷修觉得自己脾气还挺好的,直到他踏入办公室开始着手今天的工作然后被嘉德罗斯一通紧急电话叫了回来之后,他觉得自己的脾气又不是那么好了。


  因为他为了听嘉德罗斯小同学的发言成功丢下了自己手头上做了一半的工作并且用掉了自己的年假。


  年假……


  年假……


  年假啊!!!


  对于一个社畜来说年假简直像是中年秃顶大叔遇到了神仙生发水一样的年假,就这么被他给浪费了。


  请问还有什么比这更悲伤吗?


  安迷修面对嘉姓同志的演讲礼貌又不失风度,可是谁能想到他的心里在流血,那是一个社畜失去自己仅有的几天假期的悲叹。


  “所以,你们觉得怎么样?”


  嘉德罗斯最后忍住自己想要和摆着臭脸的雷狮天台solo的想法吐出这句话,他觉得自己可真是太伟大了,居然能面对雷狮这样的崽种都不动手。


  “毛都没长齐的屁孩的话干嘛要听。”雷狮的眼神没有离开手机屏幕,手指依旧划着消消乐,眼神举止将不屑这个词表现得淋漓尽致。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听听金本人的想法。”安迷修的脑子里还在思考他该如何找借口告诉领导他这个年假只是个意外,以及自己今天未完成的工作和岌岌可危的年终奖,他差点就下意识的点了头。


  卡米尔放下自己的书摘下眼睛淡淡地点了头:“我没有意见,如果大哥认为麻烦的话,再另做打算。”


  金对上嘉德罗斯挑衅的眼神,然后不甘示弱地瞪了回去:“来啊!”


  雷狮看着身旁顶着鸡窝头看上去傻了吧唧眼底还透着一丝朝气和嘉德罗斯眼神对波的小鬼时觉得好像也不是那么麻烦了。


  他们制定的条约对自己根本没有影响,和嘉德罗斯互呛是因为他不想听这死小孩的话,即使对方是自己的房东。


  死小孩斗气干嘛要拉上自己。


  刚刚他是这么想的,不过现在他改变想法了。新来的小鬼着实有意思,他最近又刚好闲得发慌,如果对方表现好的话说不定还能多个小弟,反正死活亏不到自己头上生活还多点调剂,何乐而不为?


  “我不想听小屁孩的话,但并不代表我对条约有什么意见。”雷狮放下手机,然后恶劣地笑了。


  “金,真的没问题吗?”安迷修有些无奈地看着两金毛在眼神虚空打架。


  “完全没问题!谢谢你的关心!”


  虽然金是元气满满地回答了,但是安迷修看着两个人充满火药味儿交流,不仅为自己今后的日常生活开始担忧。


  “行。既然没人有意见的话,那我就期待你的表现了,渣——渣。”


  嘉德罗斯的语气极其嘲讽,像极了这个人在游戏里和他二十四小时高强度的样子,金觉得自己的怒气槽又提高了几个百分点。


  “哈?你喊谁渣渣呢?!你才是渣渣!渣渣渣渣渣渣!”


  金觉得自己很凶,但他在其他人眼里简直像一只膨胀的河豚,一戳就鼓的那种,特别是配上本人的鸡窝头。


  “我劝你还是先把自己的发型理好再和我说话。”嘉德罗斯的眼神有一丝嫌弃,“我不习惯和傻子交流。”


  金不服,他倔强地竖起自己的中指,然后缓缓吐出一句:“你已经和傻子交流了几个月了,还是高强度的那种,所以这只能从侧面证明你是个神经病。”


  “噗,我看正好,你俩凑一对,一个傻子一个神经病,倒是满有趣。”


  帕洛斯其实很早就起来了,但是他听到手机响动来电显示的是嘉德罗斯便若无其事地把手机关机假装自己在睡觉。


  换句话来说,他在这里已经看了很久的戏了。


  “鬼才和他凑一对!”金一脸恐惧。


  “我真该建议你去医院看看自己的脑子,帕洛斯。”嘉德罗斯额头上的青筋隐约有暴起的迹象。


  金突然就觉得,自己答应了嘉德罗斯的条件真是件愚蠢的事,简直和一只鱼主动跳进锅里给人炖了没两样。












  tbc






  带上小番和百哥哥@PGSTARS4朵蜜番 @PGSTARS4芮闪百 

Q:我爱雪雪老师!!!❤️❤️,您真的好高产!!(么么么

谢谢宝贝啵啵啵!!我以前不这样的,这次是真的写到喜欢的pa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