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STARS4拉缇雪

✨PGSTARS4✨


- 她 偏 要 喜 欢 -


画绑@E耀东

【all金】恶龙到底抓走了谁?

-@柒楂楂楂楂 的3k西幻all金主耀金

-因为不太明白“主”的意思所以完全是按自己的想法写的(被打)

-我在瞎写!笑了就完事!!谢谢谢谢!!




01



蒲公英王国一时间人心惶惶。


因为,传说中无恶不作的巨龙——


来 信 了。



02



“借过借过!——噢,你还不知道吧,没事没事你将来会知道的,不过我可没时间和你说了,再见了可怜的孩子——”


有着长长耳朵的兔子避开戴着松饼帽的小男孩,它踩在一个巨大的怀表上,像是走在球上一样滚动前进。


“哦天呐——信使,是信使!”这样的声音此起彼伏。


那长耳兔似乎很慌张,一路踩着怀表奔向宫殿大门。


“您好,骑士长大人,真不巧啊在这遇见您,噢我是说——很高兴在这遇见您。”


被称作骑士长的人微微颔首,他宝石般的绀紫色双眸轻轻的瞥了过来,连带着那白色睫毛也轻微颤了颤,骑士长收回视线,露出了脸侧头发下的金色花纹,看上去像是两把架在一起的击剑。


长耳兔背后一凉,心道千万别和骑士长大人对视,否则会中冰冻魔法的——其实这是王国里的谣言,事实压根不是这样。


“我该去送信了!您瞧我这记性,简直比蒂姆叔叔家的油炸玫瑰花还要糟糕……”他絮絮叨叨地说着,朝王宫内跑去。


“来信——有来信——”


一时间整个王宫的人都知道有来信了,不过到底是谁让信使这样慌张?


“国王殿下……”长耳兔吸了口气把信呈上去。


“谁的来信?”座上的国王弯了弯眼眸,仿佛在安抚这只吓坏了的长耳兔。


“噢,这……我想,大概,呃,我的意思是……您自己看了会比较好——”


座上的人伸出手,几只白鸽飞了过去,衔住信封,把信送到了国王手里。


信封被国王修长的手指缓缓揭开,露出一张不规则的纸片,上面写着:


“我抓走了一个人。”


落款是——


巨 龙 。



03



“所以呢?谁被抓走了?”一个大概只有二十厘米的小人从花瓶里钻出来,脚一抬,再落地的时候就变成了正常人类的大小。


“这就是问题所在,现在同时不见的有好几个人。”紫堂幻艰难地扒开黏在自己身上的三只月亮猫和四只蒲公英鸟,“还有……嗯,如果被你姐姐发现你又偷偷溜进花瓶里玩,她绝对会揍你的……”


“哎呀,别着急,我老姐今天偷跑去玫瑰喷泉了,她说今天就是第九十九滴了——你知道的,那什么,玫瑰的眼泪。”埃米帮紫堂幻扯下一只咬着他衣领不放的蒲公英鸟。


“国王陛下召集了骑士团,还召来了高塔上的占星师,而且,据说那巨龙可恐怖了,会把抓去的人类变小塞进花瓣里,再一口吞掉……”


“噫,为什么还要塞进花瓣里。”


“谁知道?……”


吱呀一声,门开了,室内两排人面对面站着,中间是一张胡桃木桌子。


“抱歉,我们来晚了……”


“没关系,会议还没有开始,快就位吧。”安迷修出声提醒,虽然面色如往常一般柔和,但紫堂幻还是在他眼底看出了担忧。


紫堂幻赶紧在桌子上找到属于自己的刻纹,站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上。


半个月前,指示命运的高塔射出十二道金色的光芒,分别落于十二个地方,第二天王宫门口就贴出告示,寻找身上有金色花纹的人,经过两周的寻找,终于找齐了十二个人,也是在他们全被召入宫中的那一天,国王宣布:王子未来的伴侣将在这十二人中间产生。


可就在宣布这个消息之后没过几天,巨龙就来信了,同一时刻,原本身处王宫的几人也不见了,其中就包括金。


“消失的有谁?”雷狮伸出指尖抚摸着航海图,微微抬眼,那双绛紫色的瞳孔中闪出凌厉的光。


“金。”格瑞睁开眼,简洁明了地吐出一个字。


“啧,你这不是废话吗?骑士长大人,如果不是金消失了,我们怎么会聚集在这呢?”雷狮轻笑一声,用指节敲了敲桌面。


“信件是早晨送达的,收到信件后,金、凯莉、艾比、卡米尔、嘉德罗斯还有神近耀都不见了。”安莉洁慢吞吞地说出这句话之后,埃米已经忍不住要打断她了。


“老姐今早就去玫瑰喷泉了!这个我能作证。”埃米怕信息不够准确,又加了一句,“就在刚才她还让蒲公英鸟给我送信了,说是出了点差错,中午前不会回来。”还让我不要老是往她的花瓶里钻。


后面这句埃米没说,但紫堂幻从他变幻莫测的表情里看出来了。


见状,安迷修开口:“那就先排除艾比小姐,恶龙到底抓走了谁,以及……其他人去哪了?”


“占星师难道不知道金的去向吗?”雷狮挑挑眉。


被点名的安莉洁摇摇头:“昨天,凯莉骗我吃了一颗奇怪的糖果,那是她新研制出来的麻瓜药剂,服用了就会短时间变成普通人,不能使用术法了……”


紫堂幻心里咯噔一下,其实那糖果凯莉也给了他,只不过被他当时召唤出来的一只月亮猫给抢了——这种生物喜欢抢圆圆的东西。


场面一时间十分沉默。


埃米歪歪头:“那,你上一次感知到金的位置是在哪啊?”


“唔,是昨晚十二点,我在高塔上,看见了星盘里,金的标识在——”


“在?”


安莉洁伸手指向一个人。


场面一时间又变得十分沉默。



04



“卡米尔!”这是金敲开雷狮宫殿的门之后说的第一句话。


雷狮强忍揉搓金的脸的冲动,黑着脸问金:“你找他做什么?”


金不知道是心虚还是怎么,突然就哽住了。


“大哥?”卡米尔从雷狮身后走进,探出脑袋,“我和金约好了。”


雷狮一听,眉头一皱:“约好了?半夜十二点?”


卡米尔面上毫无波澜:“嗯。”


“??????”


金点点手里的怀表,抓着卡米尔的手就向外跑,回头对雷狮喊了一句:“卡米尔我先借走了,明天就还回来!”


然后雷狮就独自一人在午夜的冷风里,缓缓,扣出一个问号。


回忆完毕。


雷狮的脸更黑了,星盘显示金昨晚去了他那,可金不是来找他的,金带走了卡米尔,卡米尔也确实在凌晨回来了,但上午雷狮收到消息赶往皇家会议室的时候,卡米尔又不见了。


“他昨晚去了哪不重要,毕竟,他今早还在自己的宫殿不是吗?”雷狮似乎在回避这个话题。


格瑞瞬间抬起眼,一记眼刀瞥了过去:“你怎么知道。”你怎么知道今早金在自己的宫殿。


一时间,两人之间弥漫出呛人的火药味。


“昨晚,金是去找卡米尔了。”安莉洁直白地说出这句话。


紫堂幻立刻接道:“这么说来,今天卡米尔也不见了,不会又是金偷偷溜出去,这次顺带捎上了卡米尔吧……”


十二人里除了原先就和金认识的格瑞、神近耀、紫堂幻、凯莉,其余人都是在指令发布之后,金才逐一认识的,其中和金关系最好的就是卡米尔了。


别人可能不知道为什么,但雷狮可一清二楚。因为卡米尔, 不是人类,而是夜莺。


这件事说起来很复杂,金在知道卡米尔的身份之后,那双蓝眸亮得雷狮都觉得背后一寒,总感觉要发生不好的事情。


后来雷狮才无意中听仆人说起,金养了一宫殿的鸟,特别喜欢顺鸟的羽毛,本来雷狮还不相信,自从见到金给化为原型的卡米尔顺毛之后,才相信了。


只不过,他那个不让人近身的弟弟竟然愿意主动接近金,这也是雷狮没想到的。


难道这算是高塔的指示吗?……


会忍不住接近他……


就在几人沉默的时候,桌子上那张不规则的纸片突然闪出一道光,光芒散去后,又多出了一行字。


“祈祷nia?”



05



“要是没逃出去,卡米尔和凯莉也许不会怎么样,可是嘉德罗斯绝对会杀了我的!”说完,金似乎有些不安,又往神近耀怀里缩了缩。


“……”


“我当然不是在怀疑耀啦,只是……我刚才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


“我知道,可是那只住在灯笼里的爱吃山楂的龙真的有办法拖住嘉德罗斯和其他人吗?”


金突然感觉哪里不对:“等一下,为什么我们非得把嘉德罗斯扔进去啊,让他和凯莉一样喝瞌睡药水不就行了?”


“……”这次神近耀是真的没说话,他当然不会告诉金,这么大费周章地把嘉德罗斯扔给住在灯笼里的巨龙只是因为看他不爽。


“耀。”


年仅十几的小王子看上去软乎乎的,无论是脸颊还是声音抑或是眼神,都软绵绵的,像一只奶团子。


神近耀伸手揉了揉金的头发。


“我还是有点担心,卡米尔和凯莉被你扔在哪了?”


“……”


“什!——我们骗了凯莉的药剂还把她挂在月亮上会不会不太好,还有……你怎么能把卡米尔塞进花瓶里呢?要是没有他,嘉德罗斯也不可能因为一瓶药水就睡着……”


“……”


“我没有怪你!”


“……”


“真的没有!”


金看着神近耀一点点暗下去的目光,霎时忘了自己刚才在说什么,立刻讨好般蹭了蹭他的侧脸。


“不过现在其他人应该都找到他们了,计划了这么久闹出来的乱子,虽然感觉很对不起他们啦,但是……”


金点点眼前的地图。


“我们私奔成功啦!”


听到少年雀跃的声音,神近耀眼中的薄冰像是消融了一般,微不可闻地“嗯”了一声。



06



住在灯笼里的恶龙先生,喜欢吃山楂,因为一口可以吃七个,所以,这只恶龙给自己取名叫楂柒。


几天前,一个戴着口罩的人递给他一张协议,上面写着:给蒲公英王国的国王送一封信,闹出点乱子,作为报酬,送你一个金发公主。


恶龙先生眼睛一亮,他知道这个国家有个金发的王子,不过在恶龙眼里王子和公主其实没差,他飞经那个国家的时候,用魔法把自己伪装成了一只蒲公英鸟,刚好碰上了那位王子,他敢发誓,他绝对没遇到对他这么好的人。


恶龙每天被那位王子顺毛,都快忘记自己是只恶龙了,不过,魔法是有时效的,他只好恋恋不舍地飞了回去。


恶龙看着这张纸条,拍下一个印子,重新钻回巨大的灯笼里。


果然,就在他把信件塞给一只发抖的长耳兔之后,灯笼开口处掉下来一个金发的人类……



07



“金,现在和神近耀在一起。”恢复了占卜能力的安莉洁如此说道。


“看来,他是预谟已久啊。”雷狮咬牙切齿地说。


“凯莉是找到了,”紫堂幻说,“可其他两人还没找到。”


紫堂幻顿了顿,埃米挠挠头发,接着问道:“所以,恶龙到底抓走了谁啊?”




08



据说,在高塔发出十二道圣光之后一个月,蒲公英王国唯一的小王子失踪了,与此同时,全王国的人都听见了恶龙的叫声。


只不过,这叫声有点像……


惨 叫 。





END



草啊我在瞎写什么啊,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别骂别骂💦💦💦💦

史上最惨金主爸爸(被打)

@PGSTARS4法苏团 

@PGSTARS4芮闪百 

@PGSTARS4朵蜜番 

Q:emm...理科生在三月前有的更吗?(三月就要开学了可能没那么多时间来看文了呜呜呜(┯_┯))

emmmm估计没有了,我手上好多稿子都是三月前要结的💦💦💦谢谢你的喜欢!很抱歉我没时间写理科生战争orzzzz

Q:雪雪是神仙!!!我为你胸口碎大石!!!

害,倒也不必,下次体育课继续听我讲梗就可以了👍🏻👍🏻👍🏻

【all金】同人文手教你如何在凹凸大赛中苟进前100

-脑洞源自@金米糖 ,真的不能和月下下聊天,会笑吐

-是@S.T. 约的2k沙雕all金

-点我看拉缇吸金 



01



大家停一下,听我说。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2020年8月时,我刚参加完各种cp展、only展,抱着一大摞同人本,满载而归。

 

8月,某创社早已经更新完了第三季。这东西,我一时半会没法说清,毕竟剧透不是很好。


概括来说吧,就一个字:虐。


众所周知咱凹凸女孩的心是混合钢筋做的,在乱刀满天飞的情境之下,同人创作者们还能挂着微笑吐出一口血,然后继续产粮。所以cp展该热闹还是热闹,本子该买还是得买。


作为一个么得名气的同人文手,虽然我写文很烂,但是,我有钱啊。


太太出本了?买!


太太出周边挂件吧唧了?买!


只要是自家的本子,预售前十就没有我抢不到的。


当然,我说这些,也不是为了炫耀,主要是,不知道是不是我花钱太多,感动了什么大人物。


总而言之,我穿进凹凸大赛了。



02



我抱着一摞同人本,在凹凸大赛的冷风中瑟瑟发抖,这场景,这环境,这建模!……


我一个激灵。


草啊,爷穿越了。


害怕开场死之余,我想到的竟然是我可以近距离嗑糖了!


这是第一季啊!还没到第三季啊!糖啊!


这样想着,我手里突然一空,一个悬浮着的信息框出现在我眼前。


【姓名:拉缇】


【元力技能:爱与和平】


【所有物品:同人本x7、电量21%手机一部】


我在脑内缓缓扣出一个问号。


手机没信号,而且这次出门带错了手机,带成了码文的手机,在没网的情况下能用的软件只有备忘录,而且电量也不多了。


我一狠心,找了个隐秘的地方躲了起来——其实就是些奇奇怪怪的方块状石头后面。


花了半个小时,我成功把文还有脑洞输入到终端的便签里,手机也在最后一刻没电关机了。


我一时间不知道接下去该干嘛,也是在这时,我手滑点进了一个奇怪的界面——


【凹凸论坛】


……


我:哇哦。


论坛里大部分都是闲聊八卦日常贴,我一上头,匿名发布了一篇嘉金原著向甜蜜文学。


别问为什么,现在想起来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倒不是因为发了文,而是因为我第一篇发了嘉金,这导致我之后差点被雷那什么团,主那什么队给敲死。


害,应该第一篇就发all金的,失策了。



04



雷德最近不沉迷青春伤痛文学了,祖玛亲眼看见雷德在点进论坛地某个帖子之后,猛的关闭了论坛,从那以后,雷德再也没看过恋爱小说,就算无聊的要死,也只是发呆。


嘉德罗斯自然不会注意到这些细节,他只当雷德转性了,然而,就在几天后。


“嘉德罗斯大人……有些事我想和您说。”


“说。”嘉德罗斯抬了抬下巴。


“嗯……”雷德不知道为什么显得十分紧张,“前几天我在论坛里看见一个东西……”


雷德把终端界面调出来,小心翼翼地靠近嘉德罗斯,把界面递到他眼前。


“热度还挺高……”


嘉德罗斯定睛一看。


《关于第一和倒一谈恋爱被参赛者举报这件事》


“谁举报的?”


雷德愣住了,似乎思考了很久才明白自家老大的意思。


“不是,您这不是没……没和他……吗?”说到后来雷德的声音逐渐低下去。


“嘶。”


嘉德罗斯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话,他粗略地把整篇帖子扫了一遍,良久,吐出一句。


“去给我查。”


雷德应了一声,退到原来的位置开始试图侵入论坛后台。


嘉德罗斯会想起刚才看到的文字,暗自皱了皱眉。

——这写的什么东西,ooc了吧。


同一时刻。


“大哥,最近论坛出现了异常。”


“哦?”听到这句话,雷狮直起身,单手撑在扶手上,另一只手手心贴在太阳穴处,指尖没入发丝间。


卡米尔利用终端,把一个帖子发送给了雷狮。


雷狮微微抬起眼睛,看完了全文。


“哈。”他从舌尖压出一声,“有趣。”


隔了一秒。


“查。”说完雷狮又靠了回去,背靠坚硬的操作椅。


此时,有个身影依旧躲在暗处,手指操作光屏,打字速度飞快。


看着一条条“妈呀好甜”、“匿名太太快更新gkd”、“草啊这你们都敢嗑,下一个死的就是……真香”,那个身影动了动,发出杠铃般的笑声,紧接着,她编辑了一条新的文字,随着叮咚一声,文字发布了——


【支持约稿,500积分一千字,五千封顶,不接车!】



05





06



大家好,重新介绍一下,我叫……我叫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自从我发布第一则接稿消息后,单子爆满。


什么要求写个《雷狮的三百个实惨瞬间》,什么《重生后大赛前五被我摁在地上打》,当然还有夹在这些奇怪文学中间的cp文——


《心动瞬间:白马王子爱上我》


《不死魔女和她的金色精灵》


《天降怎么打得过幼驯染》


就在我犹豫到底要不要接的时候,更劲爆的来了。


有个匿名用户打给我100000积分,说是包了我所有稿子。


说实话,有点迷惑,非常迷惑,怎么表面上大家打打杀杀,实际却喜欢这种欧欧西文学。


【叮咚!参赛者,您已开启限时拍卖会,拍卖物品《蜜桃罐头》 】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我,差点忘了今早申请了物品拍卖,然后我美滋滋的抛下一切,点开拍卖界面,看见不断飙升的积分数和后面的id。


第一名是——


卡米尔?!


我睁大双眼,紧接着雷德又反超了卡米尔?!


凯莉的名字也一直跟在第三,这三人的名字开始不断变换位置。


我仔细看了看,没错啊,标注了嘉金单cp啊,这群人怎么回事??


……


“大哥,我们参加拍卖会……”


雷狮打断了卡米尔:“买下来,销毁掉,还有那个参赛者,务必买断所有稿。”


卡米尔垂下了眼眸,怎么说,就算大哥是为了给嘉德罗斯添堵,此次行为似乎也过头了。


……


“啧,还没结束吗?继续砸,这本合志必须属于我。”


“雷狮海盗团一直在和我们争啊,嘉德罗斯大人……”


……


“凯莉,你在干什么啊?”


“我?我当然是在叫醒某个做美梦的人啦。”


“啊?”金摸摸后脑勺的头发,摇了摇头,继续靠回紫堂幻肩头,摆弄手里的小斯巴达玩偶。


……


【叮咚!本次限时拍卖会已结束!《蜜桃罐头》 归属者:参赛者雷德!】


我:这就是神仙打架吗?



07



“雷狮海盗团听命!”


“我看谁敢和我抢!”


“抱歉,在下不能将这位小姐让给任何人。”


……



“那人什么来头?以前好像没见过……”


“新来的参赛者吧,中途加入的参赛者不也挺多吗,你想想看,金不也是……”


“草啊,这人是个什么东西,拿的玛丽苏剧本吗??为什么大赛的前十都围着她转?”


“不会真拿了什么白莲花复仇剧本吧,完了啊我押的all金啊……”


——不是,真不是。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


自从在论坛里发布本子拍卖会之后,我就被盯上了,不仅掉码了,还天天被逼着产粮,积分倒是来的像流水,哗哗的我就前100了,然而我至今都不知道为啥这群人这么喜欢看欧欧西文学。


渐渐的我也和安莉洁打好关系了,她说,这是“爱情的力量”。


我:行吧。


什么大赛前十围着我转,那能叫围着我转吗?!那是逼迫我——


“产嘉金,饶你不死。”


“小屁孩的鬼话你也信?现在押雷金,稳赢。”


“据我分析,卡金增长幅度从未下降。”


“……”


“喂,最近gb大热你难道不知道吗?”


眼看着这些人又要打起来了,我急中生智。


“打住!”


众人见我发话,一时间又变得虎视眈眈。


“那、那个,你们可别过来啊,再过来的话,我撕本了啊,我真撕了!”


我慌乱之中掏出一本合志,心中默念老师对不起。


众人没什么反应,我感到有些奇怪,紧接着卡米尔的声音缓缓响起。


“大哥,是瑞金本,撕了也没事。”


“?”


草啊,失策了,格瑞今天怎么不在!!!!!!!!


一时间场面十分混乱。


就在他们逼近的那一刻,我没空管今天瑞金俩人都不在谁知道呢也许去约会了不是。


我又灵光一闪,我还没用过那什么技能呢,听名字好像挺靠谱,于是我后退几步,本着凹凸大赛大部分技能都是声控技能的原则,我闭上眼大喊一声:


“爱与和平!”


“咚!——”


烟雾逐渐散去。


我看着眼前的一个戴着兜帽的金瞳男性,一个顶着恶魔角戴眼镜的男性,还一个捂着嘴咳嗽的小男孩,陷入了空前的沉默。


我捂住眼睛,真情实感地吐出一句:


“我草。”





END


对不起我又来瞎写了(跪下)

别骂了别骂了我下次不敢了

@PGSTARS4朵蜜番 

@PGSTARS4法苏团 

@PGSTARS4芮闪百 

感谢以上三位宝贝在结尾友情出场(被打)

Q:雪雪劳斯瓶颈期怎么度过的?顺便表白雪雪劳斯wwwww

就咕,可劲咕,有感觉了再写,谢谢你的喜欢亲亲!!💕💕